关注微信公众号收藏本站 Religion is a house with many rooms. 宗教就是一套有许多房间的房子。——《Life of Pi》

树屋经典影视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查看: 51|回复: 1

《绛红雪白的花瓣》第十八章 Chapter Eighteen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4-30 15:04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8-4-16 21:14: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以后才能看到帖子详情和网盘哦!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x
    本帖最后由 小山林卡 于 2018-4-16 21:21 编辑
    : x/ ^5 v7 i: ^6 q) `2 A: ]
    Chapter 18
    Part 1

    : U8 W% B4 L% N  k" Y0 g

    ; u4 H  _( p- f) t
    亨利·拉克姆又拽了一下铃绳,一只手则在摆弄着卡片:他担心自己可能因为不被允许探望福克斯夫人而不得不离去。自从上次见面后,在短时间内她竟然病的如此厉害,简直让人不敢相信。她父亲门上那块原先只是提供信息的黄铜门牌,现在却突然让人联想到一个疾病和死亡所主宰的领域:詹姆斯柯卢,内外科医生。
    ( t; S: U; \% Q, P7 X$ X6 a. X
    开门的是医生家上了年纪的女佣。亨利脱下帽子并放在胸口,紧张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6 q5 X/ S/ p5 X7 ]. L
    “请进,拉克姆先生。”
    6 b2 v7 z6 q3 G$ }  |# X
    被引着入了门厅,他瞥见柯卢医生快消失在楼梯顶部的背影,他几乎忍不住要粗鲁地甩掉不停摆弄他外套的仆人。

    + g% g9 i* S/ A. E
    “医生! ”他大喊道,使劲把自己的胳膊从外套里拉出来。

    ! l& K( s( H# U  \% C; {% }
    柯卢在梯顶停住,默默地转身开始往回走,似乎完全不知晓有客来访,更像是想起自己忘记了某件东西。
    / U9 p) c& w1 q! A5 r; j
    “先生,”亨利喊了一声,“福克斯夫人她…她情况如何?”

    ; k1 |5 d0 l( v+ ?
    柯卢在亨利头顶正上方停住了脚步。

    ( r2 B* d! y4 C
    “已经确诊了,她患上了肺结核。”他空洞地回复道。“我还能说些什么呢?”
      E  C  ^# B( L+ b6 Y1 z" [6 Y
    亨利用双手抓住两根楼梯扶手栏杆,抬头看着医生那双眼睑下垂、眼眶充血的眼睛。

    ! d! m' J" R9 ^
    “难道没有什么可以…”他恳求道。“我曾经读到过有关…我想起来它们被叫作…治疗肺病的圣饼?”
    * i) J8 |: |" r, x
    医生笑了,更像是在笑他自己而不是亨利。

    7 z8 ]- W6 U- i7 L5 s0 l+ n. r8 k. q
    “全都是胡说八道,拉克姆。跟那些不值钱的装饰品和软饮料一样毫无用处。我敢说你的祷告可能会更有用一些。”
    : Z4 @) R. p8 }* q! V3 ?

    + l+ P; s$ }) E& [* a; P
    “我能去看看她么?”亨利请求道。“我会尽最大努力不让她感觉有压力…”

    ' l9 X* p) h$ P3 N. O9 b) S% b( q
    柯卢又开始向楼上走去,把接待客人的担子很随意地丢给了他的女佣。“可以,可以,当然可以。”他在越过亨利肩膀的地方说道。“她也会亲自告诉你,她感觉棒极了。”说完那句话,他便离开了。

    ) e  g" {# \. Q) c* p
    仆人领着亨利穿过医生家那简陋的走廊以及斯巴达式的画室:与他兄弟威廉家的截然相反,这间房子一点都不女性化。他从这单调的实用主义风格中寻不到一丝慰藉,直到他见到那些朝向花园方向开着的落地窗:只有在这里大自然才能给这荒凉之地稍加装饰。透过那澄净透明的玻璃朝外望去,亨利看见了一个阳光灿烂的广场:那里有整齐修剪过的草坪,四周围绕着整齐的常青的灌木丛;而在广场中央的则有着那个对他来说,这世上除却耶稣以外最重要的一个人了。

    $ A) z+ L6 x9 m
    $ j, V+ \9 v" q5 X+ M
    她倚靠在一张柳条编织的摇椅上,穿戴整齐好似随时可以出去:上身穿着紧身上衣,脚上穿着靴子而不是拖鞋,头发精心地梳理过—事实上是比平时更精致一些。放在她膝上的是一本竖立摊开着的书,她正专心看着。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美丽。

    ' w+ |8 }5 M. N. \$ o1 h( C3 t
    “福克斯夫人?”

    0 c" Y  f; V$ a/ ~9 g( r2 V' K
    “亨利!”她开心地喊道,把书都放落放在了身旁的草地上。“见到你太高兴了!我都无聊得快疯了。”

    $ h+ {1 L; S6 @4 ~& a% Y) c/ {
    亨利朝着她走去,内心却是难以置信:柯卢医生居然如此肯定地为这个生气勃勃的人的生命画上了句点。这些学医的人什么都不懂!会不会有些地方弄错了?但福克斯夫人在注意到他脸上困惑的表情后,毫不留情地让他看清了现实。

    * E( [- A8 ~9 ^" W, T- M2 M
    “亨利,我现在情况很糟糕,”她微笑着说道。“这也是为什么我第一次这么安静地坐在这里! 今早我能站起来,就已经是我所能欣然接受的极限了。亨利,快坐下:草坪很干燥。”

    * t/ P' i' `1 U5 E% n# U
    亨利听了她的话坐了下来,尽管她弄错了草地的情况所以他裤子坐着的地方立刻湿了起来。

    . n. m' ?. y. v& V5 h" K3 X" G
    “好了,”她继续说道:她的语调很奇怪,混杂着轻松愉悦和极度的疲倦。“还有什么其他消息要跟你说的呢?你或许已经听说了,我已经…该怎么说呢?…我已经很微妙地被排除在救济会之外了。我的救助者同事们觉得我变得太虚弱而不能完成我的本职工作。你看,在某一天,來返于利物浦街车站和那栋臭名昭著的房子之间让我身疲力竭,而我不得不在门前的台阶上休息,其他人却都进去了。我尽可能得让自己变得有用,对痴情于我的男人疾言厉色,但我的同事们却觉得我让她们失望了。所以上周二她们写了封信给我,建议我把精力仅花费在与国会议员打交道上。所有的救济会成员都用过分华丽的词藻,祝愿我能以最快的速度恢复健康。与此同时,他们又希望我无聊至死。”

    5 V1 q3 `' N/ R* _, j
    她如此从容地说出死亡这个不吉利的词,这让亨利有些被吓到,他几乎都不能鼓起勇气去追问她更多的细节。“你的父亲有没有跟你讨论过…”他壮着胆子问道,“你…现在患得病…到底可能是什么?”

    ( ?$ C" `$ C! c5 q+ w- |3 p% L. {
    “噢亨利, 你还是一如既往地如此谨慎!”她温柔地责备道。“我得了肺结核。或者说我被告知的就是这个,而且我也没理由去怀疑它。”她双眼闪烁出激情的光芒,就像每当他们做完礼拜之后一起散步,她与他争论有关信仰的问题的时候一样。“与大多数人(包括我那位学识渊博的父亲)的观点不同,我知道我不一定会死——至少现在还不会。我体内有…该怎么描述呢?类似一个上帝放在那儿的日历,上面是我所拥有的时日,每一页都记载了我为了服侍他而干的差事。我不敢保证说自己准确知道日历还剩多少,我也不想知道,但我能感觉的到我的日历仍然还很厚,而且完全不是所有人预想的那样,只剩很薄的一部分。所以,我患了肺结核,对吧?很好,我得了肺结核。但是我会活下来。”

    2 m! p6 [8 x" Z9 [7 c4 n
    4 V7 L1 [/ T' \$ w: _7 ]
    “天啊,你真是勇敢!”亨利大喊道,突然跪下抓住了她的手。

    * f& o( F& I  g
    “哦,别闹了,”她反驳道,不过还是把她冰凉的手指与他扣在了一起,很温柔地握紧。“上帝有意让我一直很忙,仅此而已。”

    % F/ b: h8 B/ b0 C/ {! w7 D( G
    ~本章未完,待续楼下~
    " j' F" K& ]. {3 X# f, G
    翻译 by Mark
    校对 by 酸酸
    终校 by Gabriellaz
    树屋字幕组-文翻组
    翻译仅供学习交流,严禁用于商业用途
    本书版权归原作者Michel Faber所有
    9 ]+ V! W: w. _! H8 m& T
    " i6 |( w+ U; n3 J+ v: S5 w% {- r2 {
    6 ?5 d- k1 @: B/ p7 [4 @6 A' u

    扫一扫,可以把此帖分享到朋友圈~
    树屋微博:http://weibo.com/thelostworldSG 树屋在天天美剧也有发布资源哦 (http://ttmeiju.vip)

    新浪微博达人勋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4-30 15:04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4-16 21:17: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小山林卡 于 2018-4-16 21:20 编辑 , a0 O% ^( E0 S
    Chapter 18
    Part 2

    / O- a$ X) `0 |% V% B* a& U
    有那么一会儿,两人都沉默了下来。他们的手紧握在一起,在彼此间来回传递着直白而难以言表的情愫,夹杂着单纯的冲动,但还是保持着礼节。花园沐浴在阳光下,一只很大的黑蝴蝶从园子周围的高栅栏外飞了进来,拍打着翅膀,在灌木丛中寻觅着花朵。福克斯太太收回自己的手,动作足够优雅,以表示此举没有拒绝之意。她把手放到了自己胸口。
    9 o! p( w$ {/ @. X& a( Y
    “跟我说说吧,亨利,”她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你最近有什么新鲜事吗?”
    4 b# ~2 y. Y# D$ J
    “关于我吗?”他眨了眨眼,被触及她肌肤的浓浓陶醉感弄得有些眩晕。“我……”他回过神来,能说话了。“我很高兴能说——挺多新鲜事的。我最近一直在……”他脸红了,目光看向膝盖缝隙间的草地,“调查贫苦人的生活,为将来做准备,就是……”他脸更红了,笑了一下,说:“你知道的。”
    6 ]+ ~  i7 \- E! c1 N
    “我借给你的那本《梅休》,你读了吧?”
    1 ]* C5 S& q& o& i/ f. z
    “读了,但我不止是读了书。我……我还在最近几个星期和贫苦人进行了交谈,就在他们住的街道上。”
    ; ?3 }  f6 _7 V) d. M; x5 h$ l0 Y
    “噢,亨利,真的吗?” 她一定会为他倍感骄傲的要是他告诉她他遇见了女王,还从刺客手中救下了女王 。“快告诉我,都发生了什么?”

    9 q! S  ~/ z- _' W5 I
    接着,他跪坐在她跟前,几乎把所有事都说了,详尽地描述了交谈的地点,还有他和那些无业游民、顽童、妓女的会面(他只略过了自己陷入色欲的那次)。埃米琳专心地听着,脸泛着红光,身体不安地扭动,因为她感到不适,就在椅子上不停地挪动,好像她的骨头摩擦着柳条椅。他说话的时候,禁不住发觉她变得这么瘦了。他透过她衣裙看到的那是锁骨吗?要是那些是她的锁骨,他的雄心壮志又有何意义呢?在他想象自己成为牧师的生活里,福克斯太太会一直在他左右,给他建议,让他坦诚自己的失败和难过。他的雄心壮志有了她的勉励作为盔甲时才是坚定强大的,要是没了这个盔甲,那不过是一个柔弱易碎的美梦。她可不能死啊!
    7 y8 M, j7 [& g1 y1 t# Q# Z/ r5 J
    出奇的是,她选择了这个时刻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说道:“上帝允准了我们将来肩并肩奋斗。”
    : Z1 ^5 C; t% Q; @) _7 V* }
    亨利看着她的眼睛。几分钟前,他还告诉她说,放荡的女人对他一点儿也不起作用,在她们的污秽贫穷中,他只将她们看做灵魂,而非肉体。虽然他说的都是真的,但他突然意识到,此刻自己的手在她的手中稍感刺痛,而这个高洁正直的女人,这个被疾病残忍击倒的女人,依然激发了他的性欲,恶魔般的性欲。
    3 v6 \& p4 N9 \$ T: \
    “上帝允准了,福克斯太太。”他声音嘶哑地低声说道。
    1 Q/ l) v/ c( L+ k! u
    “教堂巷到了,天堂的后门入口,谢谢客官!”
    ' q+ q$ y3 y+ S7 I
    马车夫将一位衣着考究的******送到了旧城里这个令人厌恶的地方,哼着嘲讽了一句。马也是这么想的,于是在石子路上拉了一堆热腾腾的粪,以示鄙视和挥别。苏糖忍住说他的冲动,闭上嘴,付了钱,然后提起裙摆踮着脚向利克太太的房子走去。这条街真是混乱又肮脏!那团新鲜的马粪已经不算什么了。这条街一直这么恶臭难闻吗?还是说她住在一个只有玫瑰花香和拉克姆家浴室用品味的地方太久了?                                                                                      
    3 e7 f: D; w% T) U6 Q
    她敲了利克太太家的房门,听到那位上校先生瓮声瓮气的一句“进来!”她便自己走了进去,像她少女时期无数次走进去那样。里面的气味和街上一样槽糕,至于景象,那可怕的老家伙和客厅里不断堆积的脏污废品,和大街上的肮脏景象一样倒人胃口。

    3 Q6 C& x- H! a8 ]2 m" \0 k: O
    “哟,这不是那位小情妇嘛!”上校先生带着恶意地叫了起来,一句别的问候都没有。“是不是觉得自己很走运啊?”

    . ~6 T' W. g5 n! h& K6 J
    苏糖深吸了一口气,把手套取下来,塞进手提袋里。她已经感到无比后悔了,昨天在新牛津大街上撞见卡罗琳的时候不该答应来看她的,当时她着急赶路,不能和卡罗琳久聊,就答应了。真是太巧合了,在这么几百万人的城市,卡罗琳一年里竟然撞见了她两次,上回她急着赶去尤斯顿火车站,暗中观察伯明翰列车的抵达。回头想想,她应该在街上和卡罗琳多聊几分钟,反正威廉也不在那趟该死的列车上。而他可能会在今早回来,敲她房门。她却站在这里,在这个闻起来像老头子尿骚味的房子里浪费时间。

    $ G% Y! ?: Y3 N! w, d1 j- J
    “卡罗琳有空吗,利克上校?”她平静地问道。

    9 }; B( ?3 G# t1 V4 C0 b
    这个老家伙很高兴自己掌握了对方想要的,他躺回自己的轮椅上,围巾的上沿从他嘴巴上滑了下来。苏糖看得出来,他准备从他堆砌成山的灾难故事里反刍些什么了。

    * u' ^8 w$ u( S1 F$ ?+ T
    “你真是走运!”他讥嘲道。“我来给你讲几个走运的故事!有个约克郡的女人,侯巴特家族的人,1852年继承了她爹的财产,三天后就被倒塌的拱门压得粉身碎骨。植物画图师伊迪丝·克拉夫,1861年从几千候选人中被挑中,陪艾德教授去格陵兰岛远征考察,在海上被一条大鱼吞食了。去年十一月,莉齐·萨姆纳,普赖斯伯爵的情妇,有人发现她在她马里波恩的小屋里,脖子被……”

    8 B- ]6 ], a' a; n
    “是的是的,真是悲惨,上校先生。卡罗琳有空吗?”
    4 [: e1 z! s  a8 Q1 e( K8 b
    “等她两分钟。”老家伙低吼道。他又淹没到那堆围巾里了。
    2 g$ ^, R: g$ V) _/ z1 W
    苏糖悄悄地用指尖掸了掸身旁椅子的坐垫,坐了下来。上校瘫坐在朦胧的日光下,苏糖凝视着墙上生了锈斑的毛瑟枪,这沉默的气氛简直是赐福,可惜三十秒后上校就糟蹋了这气氛。
    & Y" s0 ]  B: ~9 h0 u* ~
    “你那位香水的恩主怎么样了?”

    % p& i2 k0 n4 r  b0 O5 F; C  m9 `- G
    “你保证过不跟任何人提起他的。”苏糖厉声道,“我们说好了的。”
    ! R6 k2 r- ~$ d& o7 X+ ^: H9 k
    “我什么也没说。”他啐道,眼睛转向楼上,那些他从不上去的挤得跟鸽子窝似的房间。男人们在那里活动筋骨,大展雄风,还有三个放荡的女人在此寄宿睡觉,利克太太在她肮脏的小房间里看值两便士的书。“小妓女,你怎么能怀疑一个男人的郑重承诺呢。”
    ~本章未完,待续楼下~
    ) P. [! H8 `+ X, K7 \3 {+ D
    翻译 by 桃小湄
    校对 by 小郭
    终校 by Gabriellaz
    树屋字幕组-文翻组
    翻译仅供学习交流,严禁用于商业用途
    本书版权归原作者Michel Faber所有
    树屋微博:http://weibo.com/thelostworldSG 树屋在天天美剧也有发布资源哦 (http://ttmeiju.vip)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支付宝扫码领红包!

    手机版|小黑屋|联系我们|树屋字幕组 ( 蜀ICP备16008436号

    !rsf_gtt_lan!
    x

    微信扫码关注
    更新提醒 丰富内容
    一网打尽!

    |人工智能

    GMT+8, 2018-4-27 14:47 , Processed in 0.530534 second(s), 4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Template By 【未来科技】【 www.veikei.com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