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A boy's best friend is his mother.一个男孩最好的朋友是他的母亲。——《Psycho》

树屋经典影视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您可以使用eMule或eMule Mod(参见eMuleFans.com的Mod页emule-mods.de的Mod页)(Windows)、aMule(Win、Linux、Mac)等软件下载eD2k链接。可以参考这里的修复、关联eD2k协议链接方法
eMule收藏集(.emulecollection)文件是您选中的所有链接的列表文件。eMule可以直接下载它们。
按住SHIFT键选择可以选中多个选择框。
可用文件名和大小选择器来选择文件。
查看eD2k Link Selector php类主页可以下载此php类或联系作者。
查看eD2k Link Selector WordPress 插件主页可以下载WordPress插件。
文件名选择器帮您根据文件名称或后缀来选择文件。不分大小写。
符号使用:
和:空格( )、+
不包含:-
或:|
转义:一对英文引号("");
匹配开头:^
匹配结尾:$
例如:
选中所有名称中包含有“eMule”或“0.49c”字眼,但不包含有“exe”字眼的:emule|0.49c -exe
选中所有名称的开头是“eMule”,结尾是“0.49c”的:^emule 0.49c$
选中所有名称中带有“eMule 0.49c”的(必须是“eMule 0.49c”,中间没有别的字符,不能是“eMule fake 0.49c”),需要转义:"emule 0.49c"
大小选择器帮您根据文件大小选择文件。
查看: 62|回复: 2

《绛红雪白的花瓣》第二十一章 Chapter Twenty One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4-30 15:04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9-4-2 20:22: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以后才能看到帖子详情和网盘哦!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小山林卡 于 2019-4-2 20:27 编辑 : ^* J- Y* |; u$ L( v* u/ _0 E
    Chapter 21
    Part 1
    * s6 F7 ]6 F/ H

    7 k9 j/ @2 ?6 U& t# C' |. q
    转眼间,就到了我主1875年的9月29日:在双重灾难—亨利·拉克姆的死以及在同样惨淡月色下发生在她自己身上不可言说的不幸—的夹击下,艾格尼丝在两周后已经无望逃离这座邪恶之屋,她坐在床上拽着铃线。。更多的血流了出来:克拉拉必须马上来帮她换洗绷带。
    " I# }% A1 d7 }: f! h) B: i1 R( I
    仆人立马回应,并且知道她需要什么;她拿着盛着热水的金属碗。在这碗里,肥皂和海绵漂浮着,像是从原生状态下而分离开来死掉的海洋生物。
    & O9 m  E( L" Y2 u: b  N% }
    “还会流更多的血,”艾格尼丝焦虑地小声说道,但克拉拉已经在把铺盖往回拉,暴露了她女主人包裹着的尿布。对待拉克姆夫人的手段几乎是等同在治疗致命伤痕一般,可是和普通女性的情况不太一样。

    $ F* M& g! s! o4 s' o2 e4 N
    “这是第六天了,夫人,”她边说边把沾有血渍的衣服滚成一团。“明天一定会消停了。”
    * F4 \7 X, z9 q3 ~- N# j! F
    艾格尼丝并没看见有什么可以证实这般乐观的证明,至少没有被这团被撕碎了的织物所说服。
    ) R' G1 V8 ?- `# G- y" b
    “看天意吧。”她说着,目光厌恶地从她那见不得人的耻辱处上移开。她多么确信要是能够愈合这样的痛苦,想象着这是少女时期成熟之时要经历的一种疾病:使她不再抱有幻想一定会给恶魔极大的乐趣吧!

    * a7 u+ w# b- j* D. l6 I
    艾格尼丝移开了目光,然而她唯一从未在镜子里审视过的身体的某一部分被洗过并且已经干了。她熟悉地了解她每根眉毛、她每日精心护理却长着原发性的面部雀斑、如果有需要的话,她能用不同角度的线条精确地勾勒出她下颚的角度,但她只有自称为“地狱”的模糊概念。她所知道的她这一部分身体,是一个可悲的错误设计,它没有适当地闭合,所以对邪恶之力显得非常脆弱。

    & T4 H' N; h3 S. s! n5 `& C
    柯卢医生毫无疑问是和这些邪恶力量一伙,并且几乎毫不掩饰对她不幸的喜悦:恰好威廉也在那时开始讨厌他!在整个社交季里,医生的来访幸运地被限制了,但是昨天,威廉允许他呆了整整一个小时,这两个男人还退到了吸烟室详细地交谈——有关什么的事?在噩梦中,艾格尼丝梦到自己被束缚在乡间的一个疯人院里,被丑陋的老太婆和咕哝着的弱智骚扰,而柯卢医生和威廉在门外慢步。她也梦到在一个放满温暖而纯净的水的浴缸里泡澡,然后睡着了,醒来发现深陷于冰冷的血泊中,血像肉冻一样又厚又黏。

    $ ]: `1 @$ A$ w6 a3 |- Q+ W
    她十分疲惫地躺回到了枕头上。克拉拉走了,她干净而又舒适地裹在被褥里。要是睡眠可以带她到修道院就好了!为什么她亲爱的姐妹要把她遗弃?连一眼都没有,一个手指印也没有……在亨利的葬礼上,艾格尼丝四处寻找,期待她的守护天使出现,甚至连在墓地远方的树下都s试过了,但是什么都没有。在晚上,即使梦的开始充满希望,她从来没有梦到比火车站还远的地方;相反地,她在一辆不详地摇晃着的火车里焦急地等待但火车却不开动,被一言不发的搬运工来回巡逻,直到令人恐惧地清楚意识到这辆火车根本不是交通工具,而是一个监狱。
    * [" q& k0 w3 e; `$ M0 u. v
    “姐妹你在哪?”艾格尼丝在黑暗中哭喊。
    $ j9 }; \3 _, U: v* I
    “就在附近,夫人。”过了一会从卧室门缝隙里床来克拉拉十分暴躁地回应道,如果她的耳朵没有欺骗她的话。
    - B8 x7 ]( j) L/ z4 F- s* s. N8 K
    “拉克姆先生,你的邮件,如果你想看的话,”第二天清晨莱蒂说道,犹豫着是否要进主人的书房。她拿着一个堆满了信件和悼念卡的银色文件盒。

    7 |8 M$ W/ o5 V$ @- D
    “只要白色的信件,谢谢你莱蒂,”威廉说着,没有从桌后的椅子上站起来,轻动手指让仆人进来。“把卡片给拉克姆夫人。”
    : p+ k) K8 h7 z$ H: z
    “好的,拉克姆先生,”莱蒂区分了商业信件——“小麦”,是用来形容黑边的谷物,把好的消息聚在主人杂乱桌上的一小块干净的地方,便离开了房间。

    & X: V0 i- T3 d* q+ O7 ]5 r- y1 F
    威廉处理完一天的事后疲惫地搓了搓脸;他那因少睡的红眼,失去兄弟的悲恸,伤害妻子的痛苦,以及……那个……不方便的折磨。他发现,除了婚姻没有什么能比一个人的死亡带来更多的不便了。

    9 g* W  @! ]2 }( i% L) c4 z
    诚然,布莱克·皮特·罗宾逊以两倍快的速度提供家用。在订单提出后几乎不到24小时,装着黑纱衣、哀悼阀盖、夹克衫、披肩等等的盒子就被送出,因神奇的“葬礼加急”这几个字而加急寄出。但那仅仅只是骚动的开始,而不是结束。仆人们一穿上黑色的寿衣就急匆匆给家具和固定物盖上,升起黑色的窗帘,给拉铃索系上黑色的缎带以及其他鬼知道什么东西。紧接着是棺材挑选,这与苏糖房间装饰的时候需要从五十个衣帽架中择一同等荒谬:但是什么样的人在他兄弟去世的时候有欲望去精心考察五百种样式的棺材?“先生,像您这样高要求的绅士,就像我们可以从拉克姆家族自己的生产中看到品质,立马看到橡木和榆木的区别……”(都是贪婪的)秃鹫!为什么非要威廉一人来承担这无用疯狂的支出?为什么不能由亨利·考尔德·拉克姆来安排?这年迈的男人如今已无多少积蓄了。但是:“人们会看着你,威廉。我已经退居二线了;在世人的眼中,你现在是‘拉克姆’了。”狡猾的老流氓!先是残暴而恃强凌弱,现在又阿谀奉承!什么时候才能有尽头呢?——威廉·拉克姆就该是可怜的恶魔,必须阅读详尽描述着棺材以及棺材垫和花圈、帽带和不知道有多少其他东西,这件事相比于其他更为重要,甚至比他失去兄弟的痛苦还要重要。

    9 d4 m8 F3 J4 B; B& H
    至于葬礼本身……如果有什么能让他乐意花大量的钱的话,那将会是可以把他脑海中有关这葬礼的记忆消除的神药。这是一个悲惨的插曲,一个无益于任何人的无意义的仪式,在暴雨中由令人厌恶的克雷医生主持。出席的都是一群多么狡猾而假装虔诚的伪君子,麦克利什—一个亨利生前就无法忍受的人—却在他们中的前排!说实话,家族以外唯一有着善意的就属福克斯夫人了,(葬礼)当时正在医院。还有二十几个送葬者在坟墓边。二十几个多余的笨蛋和自大的凑数的人!这整场作秀,有着马车以及随从私人、纸页、羽毛商人等的作秀,在所有账目都结算完之时,将花去威廉至少100英镑。这是为了什么呢?
    3 O* F! i7 y1 h  v- p( ?5 E
    不是他舍不得给他的兄弟花钱;他会很乐意给亨利这三倍的钱去买体面的房子而不是他毁坏的破旧不堪极易着火的房子。只是……上帝啊去他妈的,这样做对亨利有何益处,在悲伤的同时还要遭受如此困扰。把每个人和每样事物都装饰成黑色的热潮:有什么意义?拉克姆家的房子现在像教堂一样阴暗——更阴暗!仆人们像教堂看守人一样摄手摄脚……钟声低沉,以致他甚至一半时间里都无法听到那该死的声音……整个仪式充满天主教徒的味道。真的,这种阴暗的字谜式地游戏应该留在天主教堂里:只是一种他们以为可以把死人死而复生的愚蠢罢了!
    ' t' ^" Z5 H( r, t* j
    所有有幸与之结识的人深情悼念他——人世间之损失就是天堂之得——这就是威廉在亨利墓碑上刻写的,从石匠那获得了一点帮助。送葬者们伸出脑袋读着——他们是不是在想哥哥本可以为弟弟写出更好的赞美之词?当这些字被刻在冰冷坚硬的石头上时——可以想象到的最冰冷、最坚硬的铭文,(所要表达的)感情看起来不一样了。
    ! n. E3 @0 }1 ^# V8 |; c% J1 Z
    威廉把早上的信件集中到手中拉开信封,注意到了来信者的名字:克莱伯恩玻璃制造商;R.T阿伯里克纸箱生产商;格林汉姆·博特律师;亨利 拉克姆;全球启蒙促进协会;G.潘基奇律师;塔特尔松专业救援人员。

    ! A3 p6 l8 N: ~2 j9 j
    ~本章未完,待续楼下~

    8 P" Z5 N6 b& q$ X: q$ F2 y- E
    翻译by黄哒哒
    校对 by 酸酸
    终校 by Gabriellaz
    树屋字幕组-文翻组
    翻译仅供学习交流,严禁用于商业用途
    本书版权归原作者MichelFaber所有
    ! l$ H- b+ @. v( b3 q& y  L

    扫一扫,可以把此帖分享到朋友圈~
    树屋微博:http://weibo.com/thelostworldSG 树屋在天天美剧也有发布资源哦 (http://ttmeiju.vip)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4-30 15:04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4-2 20:25: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小山林卡 于 2019-4-2 20:45 编辑 # @0 S" G8 f. e$ b' v( l
    Chapter 21
    Part 2

    - S' Y( z8 c- C9 y* I4 R6 D9 {
    威廉最先划开最后一个信封,从中取出八页折好的信纸。每一页的信笺抬头都写着“塔特尔和松,专业救援人员”。最上面一张写道:

    9 W  \& Q5 {+ G$ |, T

    # V: Z4 b  w) s9 E7 @+ s& w1 u+ x
    “尊敬的拉克姆先生,随函附上我们在1875年9月21日于诺丁山戈勒姆11号抢救出的物品清单,以其部分焚毁的情况。未列入此清单的物品推测为已被烧毁或者在我们到达前已被不法之徒偷走。分类一:完好或基本无损:猫一只(现我们正代为看管,请您明示);炉灶一个;有四个抽屉的厨房储藏柜一个;各种厨具,煮锅、平底锅等各种厨房用品,调味品,香料等……”
    , o4 c, L4 y8 B
    + @3 m7 C/ Y9 v6 s+ u. q
    威廉漫快速翻阅着,发现尽是些奇怪的物品:
    “各类裱框画,即艾德蒙德•科尔的《夏日》,阿尔弗雷德• 维恩• 福布斯的《虔诚的流浪儿》,F·克莱德夫人的《无题》,皇家艺术学院院士约约翰•布拉姆利特的《聪明和愚拙的童女》, ……371本书籍,大多是宗教类的(如有需要可提供完整清单),带黄铜支架的地球仪(轻微烧焦)……”

    / `/ P1 p  b! C( ^6 J

    . x: a- A2 a4 o5 S; [1 |/ b3 e) H0 N1 A
    看到这里,威廉不由地发出一声带着遗憾与愤怒的叹息。一个烧焦的地球仪!不论是他,还是任何人,能用一个烧焦的地球仪干些什么?在得知亨利死讯之后的混乱中,他认为自己表现出了极强的判断力,叫了救援人员,避免那些穷凶极恶的人把亨利的房子洗劫一空,使自己蒙羞。可现在呢?亨利的遗物要安放在何处?如果他的兄弟没法有血有肉地活在世上,留着他的炉灶和脸盆又有什么用呢?
    7 X8 Z' H0 s/ V9 g2 ?+ _

    9 v5 H8 F& L  O! h$ U% ]
    威廉把这份清单扔到桌子上,从椅子上起身站在书房的窗前。他凝视窗外,目光从自己的领地延伸到远处的街道,艾格尼丝说她看见天使在那里走过。现在那里只有死气沉沉的行人路过,他们都没有亨利高也不像他那样挺拔。唉,又高又挺拔的亨利!他哥哥活着的时候总是惹得他忍无可忍,威廉不知道现在自己这么悲伤是不是个伪君子。但无论如何,可终究敌不过血浓于水。

    2 D* g! H( D% e; k" f* i6 u& \  P
    9 G0 w. k, v/ U2 E
    他们孩提时一起长大——难道不是吗?他努力追溯他们一同长大的童年回忆,那个时候亨利还太小,无法在他们之间竖起虔诚这道高墙。能想起来的回忆屈指可数。模糊的画面,像是拍砸了的照片,上面有两个男孩在早已变成道路的牧场草地上玩耍,所有的证据都已经被深深地掩埋。
    " \) t  r' x+ g  z) ~- H

    " {- V1 K7 a2 o0 }! i8 ~7 g9 q. u
    再到后来那些年里,对亨利的记忆都不那么令人愉悦。威廉想起他哥哥在大学的时候抱着好几本书在胸前,故意走过阳光直射的草坪去图书馆,假装没有听到正在闲散地野餐的威廉、柏德利和阿什维尔的友好的呼喊。然后,回忆一下子跳到之后,他记得亨利那狭窄的小屋子被大量宗教用具塞满,完全没有雪茄、靠垫、烈酒,或者是任何让来宾愉悦的东西。他记起亨利几乎每周日都会顺道会拉克姆家,来传递他弟弟所缺失的美好的、引人深思的东西。
    9 g+ ^7 N$ W* P+ W
    # p6 c8 J! x: D% c. P( Q7 S! a9 \0 Q
    威廉努力回想起更久远的事,他仿佛看见十二岁的亨利在他面前,在家庭祷告后朗诵自己写的关于世俗层面和精神层面的劳动之间关联的文章。仆人们在各自的座位上坐立不安,不知(在他朗诵结束后)该鼓掌还是出于尊敬地保持静默!

    ; {2 {2 m+ z; i& C; S3 q
    “太棒了,太棒了,”老亨利·拉克姆发言道,“我儿子真聪明,对吧?”

    7 k6 @, M. R: Y* m, d* k
    1 b9 O  y/ B" K! c
    威廉感到他的右手传来一阵疼痛,他垂下眼,发现自己正用拳抵着窗沿,木头在皮肤上留下了淤青。他的眼中含着幼稚的嫉妒的泪水。他的耳中回荡着消防员的话语,说亨利确定是在被火焰吞噬前就很早就已经吸入浓烟窒息了。

    - s) ?. m( f1 r6 m0 R) w; m

    & S4 z' c$ U8 V$ \" p3 X
    用袖子擦了擦脸,他感到胸口不可抑制地发痒,好似要发展为一阵抽泣。此刻门口传来的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他。
    # l9 h+ M' U  O

    7 w) P. p0 Y# W4 D
    “恩,怎么了?”他哑着嗓子问道。

    ; T; i7 s3 d- `; \/ P, M

    0 `  x, h% A5 x9 c1 |
    “不好意思,先生,”莱蒂回复道,把门开了一条缝,“布里奇洛女士来了,我该回您或者拉克姆夫人在家吗?”
    3 u; f  s' ^. M. G$ ], f& b( G

    5 F# n5 B9 i3 j- ?- t6 {2 b' U
    威廉从背心的口袋里猛地抽出手表,看了一眼时间,因为他从不知布里奇洛女士会在与他按照惯例约好的时间外造访。事实上,她并没有;更准确地说,是他自己对时间的感觉出现了偏差。天哪,他在白日梦和悲伤的回忆中已经浪费了数小时!他以为只是让自己放纵了几分钟而已,然而整个早上都沉溺其中。现在他站在这儿,眼中盈满了因为过去十八年父亲的偏爱而流的嫉妒的泪水!疯子和忧郁症患者是不是就像他这样让自己度过漫长而无所事事的一天?我的上帝啊!悲伤是应有的,可最后总要有人背负起令人苦恼的责任;总要有人让生活的车轮继续运转。

    " n' ]; P) T' o' l4 o
    ' _" J" N! C6 e
    “好的,莱蒂,”他清了清嗓后说道,“告诉布里奇洛女士我在家。”

    * r# `' g6 m. ]  q+ S
    0 x; ~4 T5 \8 U
    接下来的一周,艾格尼丝·拉克姆写道:
    : o: a- r6 a3 j3 m6 [9 q4 z. P
    5 c) `" c2 s8 X4 O2 ^% z
    亲爱的福克斯夫人:

    ' V  [$ u( m6 e- f. }
    + @- ~+ o% c0 Y5 Z( [2 t4 y. N
    感谢您的来件,威廉请我代为回信。
    4 c4 k/ O! x: C
    我很高兴您已经决定要留下亨利的遗物,否则我确信它们可能已经被随随便便地卖掉了。我会在您出院前照顾好亨利的猫咪。威廉说其他物品已经送去您家有空位的地方了。威廉说地方很小,工人们都抱怨工作十分艰难,但我希望您不要把粗鄙的工人们的抱怨放在心上。在医院的日子一定十分不愉快吧?上周我自己也在经受病痛的折磨,但那都已经过去了。当我读到您和我一样反对服丧那些繁文缛节的时候,我真是松了一口气。那真是太令人厌烦了,不是吗?接下来三个月我都要戴黑纱,两个月要穿全黑,在那之后还要再穿一个月的半丧服。那您呢?我坦白我不确定什么规则适用于您的情况。请不要误解我的意思,亲爱的福克斯夫人;我对亨利的爱是对别的男人都没有过的,甚至到现在我每天都还在为他落泪,但是我真的受够了!我每按铃叫人来干一件小事,像是开窗或是在壁炉里加个柴火,都要看到阴沉忧郁的黑色身影。我必须一身漆黑地出现在公众场合,尽管彼得·罗宾森的作品尽可能地将西班牙蕾丝表现得非常时尚,而且黑色手套让手看上去小而精致,可我还是觉得很不舒服。我天生就有一双小手!黑色,黑色,什么都是黑色的!每一封信都得写在这令人讨厌的黑边框的信纸上。我一直不停地在上面写字,因为我们有着数不尽的吊唁者,而且威廉让我以他的名义给所有人回信,他说我得理解他现在没有状态来回信。然而,我并不确定我真的能理解:可能他只是想表达他太忙了。当然,亨利悲凄的命运并没有像困扰着我那般困扰着他。我每每想到的时候就会颤抖,有时还会大哭这结局太惨了……在火堆前睡着并被吞噬。我经常在壁火还在燃烧的时候就入睡了,但克拉拉总是为我把火灭掉。也许我早该给亨利一个小仆人作为礼物。可我又怎么能早知道这一切呢?黑的,全都是黑的,孤单的我度日如年。在如此悲伤的时候渴望陪伴和消遣是否是罪过呢?如果除了亲属和亲近的个人朋友外就不能造访,那像我这样两者几乎都没有的人又何来安慰呢?在上一个社交季愉快地结识的人们无法来拜访我,而我也不能去拜访他们。他们一定会忘记我,毕竟我现在被黑暗所覆盖。对威廉来说并没有什么——他三周的哀悼已经结束了,他可以做任何他高兴的事,而我要如何度过接下来的数月?

    0 G3 o4 V- ?+ k. Q% O* e9 x& ~* Z- Q4 C3 C  j
    您真挚的,
    艾格尼丝·拉克姆

    / a0 h% s  v) q

    , h) m4 m' f9 H  O( z
    又及:亨利的猫现在过得十分惬意,非常迷恋奶油,好像她之前从没吃过一样。

    ; _- L& X! B( \+ g5 C

    9 ?. V4 g, P+ i% ^# ~9 m2 v, d

    , i5 [3 Z9 A; L- R. V
    向东笔直不远的地方,圣吉尔斯,教堂巷。苏糖将手环绕在热气腾腾的,装着热可可的杯子上,尴尬地冲主人微笑,感谢她给了一杯热乎的饮料。在她亚麻色的裙子发出的暗淡光彩的周围,这房间未点烛火,单调乏味又肮脏灰暗,卡洛琳坐回了她床上的位置,几乎隐入了黑暗中。而苏糖却有幸坐在房间里唯一的椅子上,她觉得自己是一抹耀眼的亮色,像一只卖弄自己华丽羽毛却被捕杀的异域小鸟。她真后悔穿了这条裙子,在自己房间里看上去可一点都不夸张!

    4 d+ y( Q( L. g0 o, J, q
    3 e# z2 j" Y( v( S! `9 E2 H  ?3 ]
    卡洛琳——内心世故圆滑——声称她多么喜欢苏糖“精美的服装”,但她又怎么可能在她自己穿着如此沉闷过时的衣服的时候这么想呢?还有自己悬在床沿晃来晃去的肮脏的赤脚呢?她的脚是像动物的脚一样不受天气影响的吗?苏糖把杯子举到唇边但并不喝,她更想感受升到脸上的蒸汽,让这高温的陶器暖和她的手掌。

    5 e$ t- n' l" @9 l
    3 q) I* ~6 V. M3 W6 s! S; h
    “你的手没那么冷了吧?”

    ' L  {9 X- @: I( _8 N1 q' D* h
    % R; d6 J9 g" M5 j7 A% z  u' H6 P
    苏糖十分尴尬地笑了几声,不情不愿地抿了一口这劣质的饮品。

    ) O$ h9 k# W! P% ~$ l
    ~本章未完,待续楼下~

    ! F, h" b, z, e  `5 c% g2 {
    0 t" E. H- X- a9 H( L* w: A
    5 d3 w. i: j( v
    翻译by 花头精
    校对 by 熋
    终校 by Gabriellaz
    树屋字幕组-文翻组
    翻译仅供学习交流,严禁用于商业用途
    本书版权归原作者Michel Faber所有

    5 L5 K7 q" k  N9 N2 o
    ! w0 |) u1 w# D. Z
    树屋微博:http://weibo.com/thelostworldSG 树屋在天天美剧也有发布资源哦 (http://ttmeiju.vip)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4-30 15:04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4-2 20:37: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小山林卡 于 2019-4-2 20:44 编辑
    7 |2 O, l& E7 M9 J: m& F
    Chapter 21
    Part 3

    # \' S& z$ m7 M  f6 @

    ( ~3 T3 v+ n. j# I
    “手冷心热。”她说着,在一层拉克姆牌少女粉底的遮盖下,微不可见地脸红了。她非常清楚自己为什么觉得这么冷:她已经习惯了享受从早到晚不间断的充足供暖。现如今每个房间都燃着熊熊炉火,直到窗上挂满水汽,每个角落和缝隙都充斥着浓烈的壁炉味。总有人每周一次——最近是一周两次——带着一袋干柴上门来。她已经离穷日子太远了,甚至不记得给他的是多少面值的硬币。
    $ U8 K% `9 q6 V# h

    & w/ Y; m- ?" W# B! ^+ y( f
    “你的亨特先生怎样?”卡洛琳一边翻找着梳子一边问道。

    8 X3 I8 A( J0 @) E2 S4 I1 d2 {
    2 r. B2 h- C% c1 @
    “嗯?哦,他挺好的。好得不得了。”
    2 R2 Y8 |4 k7 r6 m: I+ e# l. @

    % M) H: M# R& V( G
    “上校见过他以后好几天心情都不错。”
    % G) ~8 s& U5 p) o$ H

    / M3 C0 S) ^( S% l6 y' v
    “是啊,我刚才听里克太太说了。挺奇怪的,他给我感觉他讨厌死这整件事了。”

    ; _! {# M. C7 l9 u+ l! y
    “他确实是会那么告诉你。”卡罗琳嗤之以鼻,高兴地找到了一把难看的黄杨木梳子,那梳子上缠满了以前梳下来的头发。“他居然一回来就唱起歌来了。”
    ( A+ ]0 |4 k; ?4 f) [2 e2 b. t

    3 B* U* n+ m9 R* ]. f
    苏糖不想去想象里克上校唱歌的样子,实在太过滑稽,不过无论如何,她还是很高兴又可以利用他了。也许这一次可以在到达那块地之前把他灌醉,没准还能改善他的表现呢。
       
    卡洛琳继续梳妆,仔细端详着梳妆镜中自己的脸。
    0 \; @. i& u. c) D8 W3 f3 I" C8 ?. y. r9 Y; K

    - {' K8 U0 h0 R+ u" R$ P! k# e+ l
    “我老了,小苏。”她毫无征兆,近乎愉悦地说,一边斜着眼睛找寻头发的自然分边。

    ' H4 z5 W- l& K$ K/ g& m

      F' |$ p. A' Q3 T) n
    “每个人都会老。”苏糖说。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像个天大的谎言。
    0 Q( D# N# Z+ g9 S! I4 L
    1 G) [/ Y( B+ T' p' M& M! s
    “是啊,但我比你老得早。”她低下头,把头发梳到膝盖上,透过晃动的深色发帘轻柔地说道。

    * \# |$ \1 P' a
    ! f- F2 j$ f8 |
    “凯蒂·莱斯特死了,你知道吧?”
    8 F% g7 C! A  D+ E
    - g2 R) M. W/ F1 V3 o
    “不,我不知道。”苏糖说着,喝了一大口可可。尽管咽下的是温暖的液体,胃里还是因为羞愧结了一块冰。她试着告诉自己自从离开卡斯特薇夫人家以来她每天都想着凯特——好吧,几乎是每天。但只是想想替代不了她曾做的众所周知的事:整夜坐在垂死的妓女床边,握着她的手,直到最后。尽管她预感到情况不乐观,这最后的几个月,凯特的大限必定将近了,她也没有回卡斯特薇夫人那去,现在已经太迟了。如果卡洛琳临终前自己有一个与威廉共寝的机会,她会整夜陪着卡洛琳吗?大概不会。

    . U$ ~( }4 H5 X+ H# |3 B/ ]
    ! C8 v- [* d5 `" h/ X
    “她什么时候死的?”她问道,内疚在心里扎了根。
    " q8 V6 V& {3 F4 x' U6 G

    : D+ P9 t7 E% m+ J' C% @. L8 E
    “说不好,”卡洛琳答道,还在不停地梳着头,“我记不清了,有些日子了吧。好久以前了。”

    7 q( \' Q% P8 Z3 i
    2 @" ]# i( o% A) m  u: W) x
    “谁告诉你的?”
    / r& X% `2 R* K6 P& d
    “里克太太。”

    - M- t( R1 o8 p9 l- E1 l
    ( O+ B7 X/ U6 K5 ]0 v
    苏糖感到汗水湿透了她紧绷的衣袖和胸衣,她绞尽脑汁想问个别的问题,什么都行,字斟句酌,以证明她对凯特感情的真诚和深邃——但她没什么特别想知道的,一件都没有,除了:
    8 a' N- o  A/ T; x
    . R1 W3 v" ]' Y/ ^4 B: b* v
    “那她的大提琴呢?”

    1 d0 u7 U0 C* y/ Z
    0 T3 c) T8 o$ }% G% ^+ x  L
    “她的什么?”卡洛琳抬起头来,根据头发需要保养和清洗的程度把它分开,梳理平整。
    & x7 s3 B$ \. R, L, p* l
    : V7 i& e6 @4 V# [# K4 ?, N& R" G$ a
    “就是凯特以前演奏的那个乐器。”苏糖解释说。
    # [3 v: ?( }) |2 {
    3 G' }  o: I; w- W
    “我想他们已经把它烧了,”卡洛琳平淡地说,“他们把她碰过的所有东西都烧了,里克太太说,这是为了清除病源。”

    ) |/ Q! V! U8 g( a# R1 F4 V

    5 l( k& R# C2 ]7 u2 F
    一条生命消逝而去,就像撒在小巷里的一泡尿,苏糖的脑海中有个声音啜泣着。鳗鱼会吃了我的眼珠,甚至根本没人知道我曾经活过。

    , C& a# ~& j) L4 z

    % o# J! E4 u. V5 K9 K: d
    “那儿……那儿还有什么其他消息吗?”她问。

    # n$ ?- B( e3 N) W9 q! `% |' b6 p8 j
      W" \3 }- T" O2 e
    卡洛琳现在正在别头发,因为没照镜子,弄得乱糟糟的。一缕油腻的头发松垂下来,让苏糖想粗鲁地抓住她朋友的肩膀逼她重新弄一次。
    ! t; n/ B# R, g9 T- M3 n
    1 c" |7 ], J2 @
    “詹妮弗·皮尔斯干得不错,”卡迪说,“据里克太太说现在是二把手。又新来了个姑娘——名字我忘了。但那儿现在是个完全不同的地方了,没什么跟以往一样了,如果你懂我的意思。现在那儿更应叫挥鞭子的兽穴。”
    0 e( R0 X: j7 s) G% @& u; W

    + @1 @9 @3 N1 b0 \' @3 e
    苏糖缩了一下,惊讶于这小小的消息让她有多不安。卖身就是卖身,都是身体上的事,不是吗?然而卡斯特薇夫人家熟悉的墙壁回响着痛苦的尖叫而非愉悦的呻吟,这想象对苏糖产生了奇特的影响,仿佛给她曾经厌恶至极的皮肉交易戴上了怀旧的光环。男人花几个先令在女人的两腿之间释放自己,一下子变得清白无罪,令人悲伤。
    ( k" F% }& `; O* O) l0 n% V  Z3 ]
    “我想妈妈不敢和瑟科斯路的桑福德夫人竞争的。”她说。

    - S; h, t* i6 q& o+ d  D

    7 g! j: y! _+ O" P
    “啊,但是你没听说吗?桑福德夫人不打算再干了。一个老情人想把她带到自己的乡间别墅金屋藏娇。她会在那享尽清福,她还会有马,她要做的只是在他痛风不太严重的时候用丝绸腰带抽打他。”
    % Q% n5 }4 H* k2 a

      ~9 W/ T$ q) `* F0 g& [
    苏糖微笑,心思却没有放在那里。她眼前出现的是可怜的小克里斯托弗站在她以前的卧室外面的景象,他细瘦的胳膊因为自己拿着的水桶而弄得发红,满是肥皂水。卧室门里面,一个陌生的女人抽打着一个四肢着地嚎声不断的胖男人,他的后背鲜血淋淋。
    * `& s. ~' v$ b7 O, q; d1 k

    + \' ^( o( i7 r0 c( _0 I) B5 Z9 {
    “你……你有什么新鲜事吗?”她又问。

    ) _/ D3 s4 n. ~% M# [4 V

    9 Q2 L7 c3 p4 k6 k( S
    卡洛琳抬眼盯着斑驳的天花板寻找灵感,在床上来回摇晃着。

    * i6 h. b& d5 _' o

    , o' ~- `- j7 `0 T% h( e
    “啊……”她思索着,回想起最近认识的男人,一个浅淡的笑容滑过嘴角。“嗯……好长时间没见到我英俊的牧师了,希望他不是觉得我邪恶得无药可救了。”

    ) s/ h: C) s* H( @8 f! I/ X$ A

    . ~5 |. r, f; t6 J' c7 K7 E" A
    苏糖垂下眼盯着裙子黄色的下摆看了一会儿,想着要不要说出来。亨利离世的消息像在她心里烧出了一个洞,如果她能把这个消息传递给卡洛琳,也许这种灼烧就会停止。
    : ^! w- O, [+ C  F! c

    ( v0 c% L& |$ ]. {6 i
    “我很抱歉,卡迪,”她下定了决心,说道,“但是你不会再见到你的牧师了。”

    . }5 C" ~8 W6 r5 C+ H4 y

    9 L, l% L: R; W3 g$ ?& B
    “为什么?”卡洛琳笑道,“你把他抢走了,是吧?”但是她足够聪明,能隐约察觉到真相。她的手因恐惧而攥紧了。
    $ [- V: v7 U8 [1 Q# [) t
    6 @6 s) B) d5 n/ \" P
    “他死了,卡迪。”

    6 V% p3 |( Q$ L7 _! X
    4 t6 m2 X$ {+ u1 v
    “啊不!该死!天杀的!”卡洛琳大叫,猛捶自己的膝盖。“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她不断骂着,这是充满痛苦与悔恨的,至为苦涩的哭喊,是苦痛的咏唱。她躺倒在床上,沉重地呼吸,拳头紧贴着床单颤抖。

    # a7 A2 X5 ^3 V9 K/ h7 C! |

    2 w% w; v/ K9 K/ E4 {
    然而几秒后,她叹了口气,松开拳头,两手松松地交叠在肚子上。经历多年的悲剧后,她拥有了一种在瞬息之间从可怕的冲击中恢复的能力。

    " b4 j" p. `( a; d6 S0 S, k+ ]9 Q: E5 l

    4 O( N3 n8 a! F  o- p
    “你怎么知道他死了?”她用木然的语调问。

    7 s7 g4 ]9 K+ c8 `" a

    9 I6 Q6 p, @: y# @
    “我……知道他是谁,仅此而已。”苏糖答道。卡洛琳对亨利去世的激烈反应使她感到不安。她原以为卡洛琳只会好奇一下,没有更多了。
    6 Q' i. n9 x& o- E* X

    # T& D4 j! Z9 h; k3 E
    “那他是谁?”
    7 q$ x4 Z3 F6 g$ j5 a( w% b

    % Y' Y, d& Q8 p6 H# g
    “真的重要吗,卡迪?除了名字外,你比我了解他多多了。我甚至从没见过他。”

    , p1 Z, C, O2 V! r3 K
    + x9 `. G6 x" B3 W
    卡洛琳坐了起来,脸庞发红浮肿,却没有一滴眼泪。
    * X* i& ~% h" E. M" l

    # |0 A0 T4 O0 Q
    “他是个好人。”她宣告道。
    : L& q# K/ W  v6 _! e
    1 S3 c! `( S4 `
    “很抱歉告诉你他去世的消息,”苏糖说,“我不知道他对你这么重要。”

    : W) w' Y/ ~. m4 t
    * u, _2 v  ?  J- t3 [9 |1 W! ~
    卡洛琳耸耸肩,意识到自己对客人的柔情被发现了。

    5 A4 a5 B. f: ]# U2 M

    2 o9 V! U, m  o4 d: D2 j* y2 i
    “靠,”她说,“这个世界上只有男人和女人,不是吗?你就只能关心他们,对吧,除此之外你还能关心些什么呢?”她站起身,走到窗边,站在亨利曾经驻足过的窗台边,看着教堂巷里那些屋顶。“是的,他是个好人。但我想葬礼上的牧师已经说过了。他们会不会拿木桩钉进他的心脏,把他埋在马路底下?我祖母的兄弟自杀后,他们就是这样处理他的。”

    - I' D7 c+ ?  T* O  B

    7 }0 z1 X' ]& X1 p, v4 p" J9 F$ `7 }
    “我想他不是自杀,卡迪。他在起居室睡着了,壁炉附近有很多纸,房子着火了。也许他是有意为之,让一切看起来是这样,给自己的家人省些麻烦。”

    ; c/ T9 ?2 Z, l" H( y' M
    “那他还不像看起来那么傻。”卡洛琳倚向窗边,眯起眼睛看着暗下来的天空。“我可怜的英俊牧师小宝贝。他与人无害。为什么不能让那些做坏事的人自己去死,做好事的长命百岁呢,嗯?这就是我认为的天堂。”
    ! {3 p5 W/ v" T) W, U: p
    “我该走了。”苏糖说。
    6 w' y, G; E! d+ _( d) g* @7 W+ G

    ' ~% i0 B3 O0 u; P# c
    “哦不,再呆一会吧,”卡迪抗议道,“我正要点蜡烛呢。”她注意到苏糖僵硬的姿态,手仍然紧攥着杯子,黄裙子在黑暗中缩成一团。“或者再生个火。”
    ! e% Q' Z3 J& f4 `* I7 S0 ^, U4 W4 c
    7 H6 x7 }1 N' G( k8 a7 t; b7 b# A
    “拜托,别为了我这么做,”苏糖看着柳条篮子里少得可怜的柴火说,“这是浪费木柴,如果……如果你要直接出去的话。”
    3 S/ F- ~9 {1 Q/ y
    % O* U$ [5 u' k; Z8 J
    但是卡洛琳已经蹲在了壁炉前,迅速又熟练地搭起了柴。“我是为了我的客人们着想,”她说,“不能让他们抱怨房间太冷而跑掉了,对吧?这是花上校的钱,又不是我的。”
    6 Q0 d! Z9 Q( s3 ]
    $ t" g; l: q; a4 O6 d+ i3 n
    “只要不是花我的钱就行。”苏糖说完立刻为自己唯利是图的话语感到后悔,她希望卡洛琳迟钝到没有留意。她烦躁地希望自己能快些脱身。她把那杯可可藏在了椅子下面。(当然,它现在已经冷了:为什么要强迫自己喝冷可可呢——而且难喝得要命?说实话,味道就像老鼠药……)
    + o5 C% i) {3 q

    . A+ S4 g4 D% H. m$ M9 ?! k
    但对她的羞辱尚未结束。卡洛琳示范的点火技巧像个惩罚,使苏糖想起自己是怎么做的:牺牲大量的引火柴,一把接一把的上好原木干柴,直到单纯的摩擦引燃大木柴。而卡洛琳则是用带着图案的包装箱木条和旧家具的碎片建立了一种节俭的体系,一个火星就让它们噼啪燃烧起来。她背对着苏糖不动,继续她们之间的谈话。
    6 l- I" b# o. p
      k3 U$ Y# Y+ B' t
    “所以,做老拉克姆的情妇是什么感觉?”
    , g7 O5 `0 o) `
    ~本章未完,待续楼下~
                  
    翻译 by Joy
    校对 by小火龙
    终校 by 熋
    树屋字幕组-文翻组
    翻译仅供学习交流,严禁用于商业用途
    本书版权归原作者Michel Faber所有
    9 k  ?% D* F4 T1 k' d9 e6 r+ ^: ~" i
    树屋微博:http://weibo.com/thelostworldSG 树屋在天天美剧也有发布资源哦 (http://ttmeiju.vip)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联系我们|加入我们|树屋字幕组  

    !rsf_gtt_lan!
    x

    微信扫码关注
    更新提醒 丰富内容
    一网打尽!

    |人工智能

    GMT+8, 2019-4-23 22:17 , Processed in 0.382793 second(s), 3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